赵立新:没觉得爆红,通过综艺让大家认识有些悲哀

导语不少人当初冲着周一围和潘粤明去看的《声临其境》,然而当赵立新一亮嗓,那台词功底和惊人的表现力,引无数网友竞折腰。主持人说的“让你听一遍耳朵想嫁人,听两遍想怀孕,听三遍想生二胎” 的声音,原来真的存在!


坐在记者面前的赵立新,穿着衬衫马甲,戴着礼帽,装扮精致考究。赵立新是有感召力的,言谈间,他的睿智机敏和对舞台的无限热爱,衬得他整个人闪闪发光。面对节目播出后的空降热搜与霸屏,作为演员身份的他,有过一丝悲哀,也有汹涌的幸福感,“没有觉得自己火起来,就是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演员叫赵立新而已。”


上《声临其境》纯属玩票,周一围发挥好潘粤明有主见


赵立新真的是“鹤立鸡群”的,《声临其境》中《魂断蓝桥》的深情连珠炮紧接着是《功夫熊猫》的流畅英文,简直阿宝附体,两种画风驾驭得从容自如,完全炉火纯青。作为行走的才华本人,赵立新还用德语、法语、俄罗斯语、西班牙语让所有人陷入24K纯懵逼,观众们纷纷炸锅,表示要献上膝盖。


赵立新“给声音化妆”的这一技艺堪称宗师级别,但在他本人看来,这只是演员的基本素养,“常识性的东西。”他说,上《声临其境》纯属玩票,就像去茶话会一样,以声音会友。他还调侃湖南卫视把节目做得很隆重、用心,“我还觉得这么兴师动众有必要吗?!”


所以,赵立新在与周一围、潘粤明和张歆艺PK中,心态很轻松,从未有过紧张感,“我自己配每段的时候都会‘进去’,那一刻我就开始创作了。”他眼看着“中国好演员”周一围曾在节目中陷入压力过大的纠结,“他很年轻,可能在专业技巧上碰到压力,后来超脱了,就玩呗,发挥特别好。”潘粤明将马景涛、周杰“咆哮式”声音以另类搞笑的方式诠释,让赵立新直呼:“挺有意思,他很有主见,大家都在尝试新的东西。”唯一的女将张歆艺则令他刮目相看,原来在演出《智取威虎山》片段前,赵立新跟站在他身旁穿着高跟鞋的张歆艺打趣说能不能换双平底鞋,未料张歆艺还动真格搞来了,硬把自己38的脚塞进了36码的鞋中,赵立新说:“我觉得张歆艺特别可爱、厚道,我挺感动的。”


记者:《声临其境》播出后,你的表现让人惊艳,碾压其他嘉宾,观众纷纷表示要献上自己的膝盖。这样红火的播出效果,之前有预想过吗?当时接到节目邀约时内心的Os是?


赵立新:没有。好玩啊,这种节目之前几乎没有,又是我喜欢的东西,之前北京卫视的《档案》也好,《见字如面》也好,都是偏文化类的。突然有一档声音塑造形象的节目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


记者:后来自己有看节目吗,觉得怎么样?是带着怎样的表情看完节目的?


赵立新:看了节目,不得不看,网上看到很多转发,还OK吧。就是好玩,他们剪辑后,加的花字挺好玩的,有时候蛮好笑的。他们选取了一些跟文字没有直接关系的画面,给你配上,我发现剪辑还是太厉害了,能把一件事情说成另外一面。


记者:其他几位嘉宾周一围、潘粤明、张歆艺谁的表现曾让你眼前一亮或者说感受到一丢丢的压力?


赵立新:周一围挺好的呀,其实张歆艺也很棒。周一围一开始压力比较大,他很年轻,可能在专业技巧上碰到压力,后来超脱了,就玩呗,发挥特别好。潘粤明挺有意思,他很有主见,大家都在尝试新的东西。


更多的都是游戏心态,我好像没有压力,本来对这个事情看得比较淡,也没太准备。其实节目中呈现的就像我们表演课程的元素,基本要掌握的技巧。


记者:所以你是玩票性质来的?


赵立新:就是玩,我没想到电视台做得那么隆重、细腻,台前幕后每一个环节都来拍,包括嘉宾的反应等。我还觉得这么兴师动众有必要吗?!整个形式编排都很好。


记者:觉得自己能最后胜出的秘诀是?


赵立新:更多的是大家玩一段,很开心,以声音会友,有意思。对演员来说,这些都是必备的。就像外科大夫,都是常识性的东西,主要现在太稀缺了,反而被当成是很重大的事情。


记者:录制节目过程中有没有一些幕后的小故事与大家分享?


赵立新:跟张歆艺演《智取威虎山》那段,她一开始穿的鞋跟很高。我觉得张歆艺可爱、厚道,她真的辛苦找了半天鞋子,找的鞋子那么小,硬挤进去上了场,我挺感动的。


记者:节目中,有没有哪段配音的过程中是让你觉得特别难和最让你热血沸腾?


赵立新:好像没有特别难的,只是那个播报新闻,波兰队和希腊队踢球的那个,其实我们都是现场才拿到资料的,难度确实有一些。我自己配每段都会“进去”,这是我。之前怎么聊都好,那一刻我就开始创作了。潘粤明挺逗的,我特别能理解他,我们一开始有交流,他说赵老师,我们是不是要把声音伪装隐藏特别深,好像是这样的游戏规则。不能让别人听出来,其实这个难度是大的,创作片段的时候是有人物既定了,塑造人物就行了。但是平时说话要把声音裹上伪装,又不能过于夸张,这让我们四个都有点懵。


记者:有观众质疑新生班不专业又吵,女主持人们太花痴,你觉得呢?


赵立新:我觉得还好,我们在上面没太感受他们的聒噪。被人花痴挺好的呀!你要他们多专业,他们不是常年从事配音工作,很难从专业角度来点评,这个期待过高。其实他们就是搭建场外场内,楼上楼下的桥梁,活跃气氛,避免凯叔一个人主持有点干。出发点挺好的,而且起到了某种作用,他们当了把绿叶,我倒觉得几个年轻人挺好的。


没觉得爆红,通过综艺让大家认识有一丝悲哀


上《声临其境》前,赵立新的演技早在圈内有口皆碑,无论是《芳华》中的政委、《重返二十岁》中夹在妈妈与媳妇中左右为难的中年男人,《芈月传》中被群嘲的“战国郭碧婷”张仪,《于无声处》的助理工程师陈其乾,《大明王朝1566》的沈一石等,赵立新的每次出手都挣下好感分,只是大众传播度上始终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,用他曾经说过的话就是,“我是属于小众的。”上《吐槽大会》时,主持人就忍不住称其为“国宝级配角”。


有人说,不知道是《声临其境》捧红了赵立新,还是台上灼灼发光的他带红了节目。如今成为时下爆款的他,面对走红的问题,笑得一脸云淡风轻,“没有觉得自己火起来,就是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演员叫赵立新而已,这不是应该早就知道的事嘛(笑),只是拖的时间有点长。”钟爱表演舞台的他,始终有些耿耿于怀,对于自己从一档综艺节目积攒人气而非代表作品,“我甚至内心有一丝悲哀。”


赵立新今年50岁,与大部分这个年纪的中年男子爱深色、穿很素不同,赵老师更爱穿花衫戴礼帽,最新一期《吐槽大会》就被吐槽穿搭极其精致,经常是西服衬衫加马甲的经典“三件套”。有网友评价他是明着骚的“花样男子”,对于“骚气”一说,赵立新直呼可爱,他说:“精致一点应该的,把自己弄得干净散发一丝清香,尽量让人赏心悦目,很开心。”至于生活中自己的性格,赵立新则是将保持神秘进行到底。


记者:怎么看节目播出后的好评如潮,现在有感觉自己爆红了么?


赵立新:看到了,没有觉得自己火起来,就是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演员叫赵立新而已,这不是应该早就知道的事嘛(笑),只是拖的时间有点长。通过一档节目,那好吧,本来应该是通过银幕形象,我们是干什么的,我们是演员,表演工作的,塑造角色的,应该让大家记住人物。但是跟市场情况矛盾,记住人物呢,没记住你本人,记住你本人呢,又不够热度,就没有影响力,没有影响力,就缺乏资源,缺乏资源就市场关注度薄弱,带来了一系列非良性的东西,会让演员有时候不安心做本职了。多少同行演员在做着表演工作?大部分时间在节目或者别的旁门左道,办正事的不多了。但我觉得该做本职,办什么事就把事情做好。可见市场是多么可怕的东西,影响多少心态和既定的人生之路。演员挺不容易,要很坚强才能守住自己最初的理想或者是梦。这是我通过这次《声临其境》的经历产生的一些感受。


记者:感觉你对自己的走红内心是矛盾的?


赵立新:刚开始我还和经纪人说,我甚至内心有一丝悲哀,但后来觉得,蛮高兴的事情,悲哀干嘛呀。多开心吧,这个时代让我们好多时候推着你少想多开心,但是你也不能一年四季的傻乐,还是得想一想,停下来,为什么做,把它做好。


记者:怎么看待自己如今圈粉无数,特别是一些90、00后的粉丝,有没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?


赵立新:这个我挺开心的,原来会觉得他们更多出现在机场、车站、码头,是疯狂的族群,觉得他们完全没有任何自我,但是他们喜欢的东西是他们喜欢的。现在他们开始喜欢这些,说大了,人在文化上的一点回归和契机,一样东西吃腻了,或者就是常识性的东西太少了,达到标准的太少了,对于基本的要求越来越强烈。譬如我们的影视剧作品,糊弄的太多了。


他们好像觉醒了,希望越来越多的90后00后,他们有欣赏标准,大致每一个行业有标杆,优秀的,良好的,中等的,不及格的,伪劣的。这个混乱的话,很可怜。否则大家还努什么力了,疯狂追捧,挺盲目的。更多年轻朋友对表演行业,寄予非常清晰认识的标准认同,对我们从业者来说是助力鼓励,让更多演员安心本职,把手上的活做好。这是最基本的要求,我们都偏离了,背道而驰,越走越远,这很可怕,但没办法,无力回天,只能做好自己,保持和做好,得到认可,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对的,还是有希望。


记者:节目播出后,你拍戏邀约有没有变更多?


赵立新:还好,对,是的。戏和节目都很多,但我的时间就这么点,能做的有限,更应该清醒冷静去做最佳选择。


记者:红了之后最想做的事是?之前雷佳音和辛芷蕾都说自己特别想红,红了之后才可以演自己想演的角色。


赵立新:差不多,演员都是这么希望的,能让自己的资源扩大,选择余地空间更大。


记者:有网友评论赵老师平时穿衣风格与众不同,时尚且有一些骚气,能跟我们分享下你这方面的理念吗?


赵立新:骚气,可爱的说法。人活一世,草木一秋,都很短,把自己弄漂亮一点精致一点,应该的,把自己弄得干净散发一丝清香,尽量让人赏心悦目,把自己装扮好,走出去是自我的尊重的,很开心。(听说你撸串也会穿三件套?)你信吗?除非那天我有重要的会。


记者:上《金星秀》和《吐槽大会》充分展现了你的幽默和好口条,生活中的你是怎样的?朋友们如何形容你?


赵立新:了解我的人、喜欢我的人,会觉得我挺有意思,我不太愿意主动推销展露自己,不值得,干吗把自己当商品,去宣扬解释介绍自己,无论用什么形式,你拿幽默也是一种介绍。人是很复杂的,人有很多面,给自己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展露,没必要让别人都知道。


演坏一场戏会让我羞愧,为刘昊然被称“小鲜肉”喊冤


赵立新,乍一看普普通通的老戏骨,却有传奇的人生履历:18岁考入中戏,两年后保送莫斯科国立电影学院,还是首个考进瑞典国家大剧院的中国人。回国之后,在中戏任教,成为了当时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,汤唯也曾是他的学生。能编、能导、能演、能配音,还能主持,领域涵盖舞台、大银幕和小荧幕。成功从来就没有一蹴而就的公式秘方,赵立新说自己之所以有今天的“全能”,是因为“古人说,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这两项我都在做。”


《声临其境》中,赵立新表演了话剧《父亲》片段,周一围看了说非常难,是多少年(在台上)滚出来的。对于表演工作,赵立新始终怀有敬畏之心,是一个较真的演员,“有时候演坏一场戏,或者剧本那场写得差,由于各种情况我还是演了,我特别羞愧,我会说今天我演了自我打脸的戏,我会把这种尽量降到最低。要让自己充满幸福感,譬如我今天演得特别好,剧本好,这是我的幸福感。”有人说赵立新投身影视剧只是“曲线救国”,他本人则否认了这种说法,在他眼中,高冷的话剧舞台剧,和接地气的影视剧,是两种不同表演形式,都能给他注入新鲜感。


近年,老戏骨们对当红流量小生、小花们抨击不断,除了面瘫演技,拍得不够抠图来凑等不敬业作为都是吐槽点,赵立新也曾大呼不愿和“平面模特”合作。当被问及是否有欣赏的新生代演员,赵立新表示:“刘昊然让我清晰感觉到,是个演员,想演好戏,但一不小心被那么多人喜欢,那就更要演好戏。”赵立新还为刘昊然被称作“小鲜肉”喊冤。


记者:都说您是圈内的“全能学者型选手”,会四国语言,能编能导能演能配音会主持,在你看来,才气是怎么炼成的?


赵立新:读书和游历。古人说,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这两项我都在做。拍戏很忙,也要保持,我阅读量很大,我的阅读习惯是同时开几本书,不把一本书读完,一般十页二十页就停住,去工作,回来再接着看,这样同时会有三四本。我喜欢新的东西不断介入。


阅读量这些年都是保持的。我喜欢严肃的书,像三联、广西师范大学、上海译文出版社的那些,他们的书单我会搜过来,别的都是亲人朋友来推荐。读书这项活动会伴随到死,人容易自大和迷失,人太有限,人是需要帮助的,才能让自己庆幸、明白、平静。那些写优秀书的人比你更高,人生经历比你丰富,对事物的看法比你深邃,从中吸取营养,让你对世界保持新鲜,不然人越活越糙,最可悲的是活糙了还不自知,我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。


记者:谁对你的影响最大?


赵立新:上小学前,有一个兄长大我六七岁,推荐我看茨威格的书,当时我迷迷糊糊看不太懂,有的挺深的。但对我来说,打开了一个世界,那个世界特别有趣,人就会进去,就像海绵不断吸收,从那个时候养成的习惯,不去做难受,不然会烦躁,像该吃药了,要去看书了,我很享受。


记者:在演戏方面,哪一个瞬间成为你的转折点开了窍,还是说你是天赋型选手?


赵立新:天赋肯定要有的,演戏不是熟能生巧的事,不是工种,是特别细腻的高级的精神活动。成功的表演就像成为了另外一个人,体会他的情感。表演是一个需要大量资深的情感和营养,需要文学的营养。人的学,需要学人,去研究分析掌握,达到这样的水平。


记者:你最喜欢自己扮演过的的角色是?


赵立新:《于无声处》的小陈。别的角色我自己付出了很多,但很多都失败。这当中有很多矛盾,标准不一样,大众和创作者有时候有错位,我们认为什么都不是,大家认为特别好,这种错位时有发生,开始觉得奇怪,后来也接受了。


记者:有人说你演影视剧只是顺应时代,伏着,真正想做的只是话剧舞台剧?


赵立新:没那么严重,不是完全为了曲线救国,都是塑造,都是很高级的活动。他们之间没有太多可比性,只是舞台剧的要求更高,作为演员要表达更完整更酣畅淋漓。在台上演两个小时,没有剪辑师剪辑,没有导演NG重来,没有各种调色调光,没有后期电脑制作把你修得更美,只是真实的在舞台上塑造角色。这不是表演的最高境界吗?影视剧不一样,是碎片式。每个人心里都有上中下的分类,影视更简单,更直接,传播力更广,跟大家走得更熟。舞台剧高冷,心里不存一点高冷,全低热,没什么劲。但是我不会全年都做舞台剧,我还会去做影视,不同的形式都特别好玩,但是形式不一样,保持新鲜才会有意思。


记者:你以前受访的时候说自己是属于小众的,现在是不是可以改口了?


赵立新:没什么可以改口的,我还是小众的,更多的时候(观众)知道或者喜欢,那是他们的事。我会一如既往做好自己的活,有时候演坏一场戏,或者剧本那场写得差,由于各种情况我还是演了,我特别羞愧,我会说今天我演了自我打脸的戏,我会把这种尽量降到最低。而让自己充满幸福感,譬如我今天演得特别好,剧本好,这是我的幸福感。


记者:您在《表演者言》《见字如面》这一类清流的节目中也特别受到了好评,谈谈参加这些节目的感受?像《见字如面》跟周迅对谈有没有给你注入一些新的能量?


赵立新:我一直参加文化节目,如果让更多年轻人喜欢,我更开心。这样的节目探讨专业领域,作为演员很真诚的人生感悟,是有价值的,不像别的节目是闹出来的。而且时间有限制,是高度浓缩、含金量高的分享。通过这些节目给大家输送营养和光亮,特别有意义。


小迅老师是很有天才的演员,很特别的人,我相信她的自我世界极度有意思,一个好演员的自我世界是有趣的,不会乏味,不然不能演出五彩斑斓的角色和人生。她的独到的经验、经历和感受,跟这样的人多见面交流都会自我提升。


记者:《父亲》是您2005年第一部自导自演的话剧,去年在北京、上海巡演,今年会在杭州演出,为何对这部戏如此情有独钟?


赵立新:选取一部戏,无论电视电影还是话剧,更多是表达内心。这部作品让我充满自我表达的欲望,我才去做的,《父亲》就是这样一部剧。我希望演出开更多场,希望更多人能看到,我很愿意去努力。


记者:这次话剧的搭档金星在大众的印象中特别强势毒舌,跟她合作累不累?你们的相处模式是互怼吗


赵立新:一点都不累,她很简单,我也简单,喜欢的东西又接近,欣赏的东西也接近,又彼此欣赏就不累了,免去很多解释。我们一拍即合,心有灵犀。她从来没怼过我,我多温和,我没有多大侵略性。我们更多聊作品、特别欣赏的人,文化交换。当一开始投入排练,我们都专注和high,不容许有任何打扰和分离。


记者:在新生代的流量中,有没有你比较看好的演员?


赵立新:他们都很好,身体健康,长得漂亮,潜力远大,那么早一只脚就踩了半个世界,多么令人羡慕的生活。很多戏我没看过,我不看的东西不能评论。


刘昊然我们合作过,是《远大前程》,还没播。他算小鲜肉?好吧,小鲜肉有的时候很冤。他对表演是有追求有热望的人,会扪心自问,我是谁,我是干嘛的,有这个概念,很多人没有想过也不愿意回答。刘昊然还让我清晰感觉到,是个演员,想演好戏,但一不小心被那么多人喜欢,那更要演好戏。


我认为演戏是件幸福的事,像谈好了一场恋爱得到幸福。谈场恋爱不容易,不能朝三暮四心有旁骛,长久的离开幸福人很可怜,我现在认为我很幸福,其中有一份是《声临其境》带给我的,我觉得这个节目我喜欢。


来自搜狐娱乐



幕后

【微信号:Imuhou

台前有光鲜亮丽

幕后有光影传奇

我们带您探索影视圈幕后故事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